推廣 熱搜: LED顯示屏  LED照明  LED燈  LED照明產業  led路燈  LED  OLED  led日光燈  LED芯片  LED產業 

王冬雷還原雷士照明宮斗劇情:密謀、恐嚇、賭債

   日期:2016-06-03     來源:中國企業家雜志    瀏覽:3562    評論:0    
核心提示:這是一個充滿戲劇性,甚至沾染上鮮血的現實商戰故事。它被寫入了商學院的MBA教材,這場商戰里充滿了謊言、利益以及對人性的拷問。當事人中,創始人吳長江最終鋃鐺入獄,王冬雷則一直忙著修復“傷疤”——既有自己的,更多的是關于雷士照明的。

這是一個充滿戲劇性,甚至沾染上鮮血的現實商戰故事,充滿了謊言、利益以及對人性的拷問。

在近三個小時采訪時間里,他不停調整著坐姿,仿佛在尋找最舒服的狀態。談及與吳長江不愿深究的過往時,他從茶幾上抽出幾支火柴,一截一截折斷后丟進煙灰缸里,他不抽煙。

他是雷士照明董事長王冬雷,實際上,他臉上的表情比一年前看上去輕松了些。脫掉鞋,盤著腿坐在酒店套房的沙發上,除了折火柴,時不時還抿一口鐵觀音。

王冬雷正在恢復。

上一次見到他是在2015年底,在一個活動論壇上,他不茍言笑,疲憊不堪。熟悉他的人都知道,2014年那場與雷士照明創始人吳長江的商業大戰耗費了他大量的精力。

與吳長江的決裂似乎是王冬雷的一塊心病

這是一個充滿戲劇性,甚至沾染上鮮血的現實商戰故事。它被寫入了商學院的MBA教材,這場商戰里充滿了謊言、利益以及對人性的拷問。當事人中,創始人吳長江最終鋃鐺入獄,王冬雷則一直忙著修復“傷疤”——既有自己的,更多的是關于雷士照明的。

5月13日,王冬雷在安徽蚌埠的一家酒店接受了筆者的獨家專訪。蚌埠是他的老家,這是他數年來第一次重回故里。

“考上大學后就離開了,直到后來辦企業,市委的領導招商引資邀請我,中間很多年都沒回來過。”王冬雷一手端著茶盅,神似追憶。

跟了他多年的公司高管說,王冬雷是一個工作狂,像臺機器,“沒見他有什么愛好,煙酒不沾,不參加任何娛樂活動,每天三點一線。”

一場圍繞一家上市公司的控制權大戰讓他名聲大噪。他自己說,外界無從了解其內心的煎熬。



「去吳化」

如果時間倒推幾個月,王冬雷肯定沒有精力坐在我們面前,展開一場關于商業和人性的探討。彼時,他正忙著搶救雷士照明,用他自己的話說,這事關這家公司的生死存亡。

吳長江2014年年底被刑事拘留后,王冬雷與他的恩怨暫告一段落,但他與“老雷士”的爭斗卻才剛剛開始。

作為雷士照明的創始人,吳長江的個人行事風格對雷士照明影響深遠。重慶一名熟知吳長江的商界人士對筆者說,吳長江草根出身,講江湖義氣,但做事沒章法,“有典型的袍哥氣質”。

雷士照明和吳本人一樣,內部也流行著草莽文化,江湖氣濃重。

這場商戰告一段落后,王冬雷接手雷士照明很快發現,對這家公司的再造將會是一個系統而漫長的工程。在他看來,這無異于二次創業。

“作為一家企業,它缺失太多。你能想象像雷士照明這么大的一家制造企業,竟然沒有完整的計劃體系嗎?我個人認為需要24到36個月,才能從根本上把這家公司變成一個現代意義上的正常公司。”王冬雷說。

變革的第一槍,王冬雷指向了人,這也是他最痛苦的地方。王冬雷深知,人是這個世界最復雜的情感載體,“不到萬不得已不換人,因為你換了一個人,接下來將會有十個人跑來問你下一個被換掉的會不會是他。”

即便如此,王冬雷還是對高管層進行了大換血。他從自己一手創辦的企業——德豪潤達調派人手,再從美的、海爾等企業挖來人才,“去吳長江化”的第一步,他選擇自上而下的強勢打法。王冬雷說,這些高管有一個共同的特點,他們都是雷士變革的主力軍。

對中層干部的改造并沒有那么容易。目前,雷士照明共有300多名中層管理人員,這個層級的管理人員中,王冬雷已對其中100多名進行了考核,他說,最終的結果“90%都是杰出的”。他通過辦班培訓、答卷考試逐一對中層管理人員進行考核。為此,他還重金聘請了前華為公司的顧問來授課。

王冬雷本人也經常給雷士照明的原管理團隊上課。他走進臥室拿出筆記本,逐一解讀他對雷士照明的文化和戰略定位,他說,他曾在一堂課上用了兩三個小時,總結了十二條。

雷士照明對于王冬雷而言是陌生的,他曾經設想的兩家公司實現產業聯動非但未能如愿,反而因此深陷泥潭。

“現代社會,人們的生活水平不斷提高,中產階級對生活的質量追求也越來越高,我希望我們設計制造的燈具不僅僅具有照明功能,還能有藝術品、美的價值在其中。”他說這話時,如同陶醉其中。

但按照雷士照明的現狀,王冬雷顯然很難實現這個目標。一個令王冬雷十分震驚的例子是,作為一家制造業公司,雷士照明此前的內部生產環節離工匠精神相差甚遠。

“從來不加班,員工5點以后就下班,有一天下午5:30,我打算召開一個會議,結果發現辦公室的人全走了。”王冬雷說。

從2015年年初開始,王冬雷開始為雷士照明建立起所謂“中央計劃”體系,他試圖讓雷士照明從訂單、生產、銷售各個環節緊湊連接。

而構建供應鏈體系第一步則是優化供應商招標制度。王冬雷坦言,“這侵蝕到了某些人的利益。”在頭三個月里,供應商抵觸不按時交貨,影響了部分生產。對此,王冬雷不得不將矛盾公開化,將招標放在臺面上來,擇優選擇供應商,淘汰不合格者。

“供應商與吳長江時期的雷士人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,里面牽扯到的利益最多,是雷士改革最頭疼的事之一。”王冬雷說。他希望通過這項制度淘汰或優化一些供應商,然后優化庫存。2015年,雷士照明減少了2億多元的庫存。

捆綁利益改革都是艱難的。王冬雷用了六個月的時間重新構建著一家公司的框架。王冬雷說,到2016年年底,雷士照明的LED產品銷售額將占據80%-90%,而到今年6月份,LED產品的毛利率將全面超過傳統照明產品。

但擺在王冬雷面前的路依舊漫長而艱巨。他皮膚黝黑,身形敦實,擺在沙發一旁的皮鞋沾滿薄塵。

「風波還原」

與吳長江的決裂似乎是王冬雷的一塊心病,即便他總試圖輕描淡寫地描述這段經歷。熟知他的人說,王冬雷性格隱忍,不容易妥協,“嘴上說沒事兒,其實心里很難受。”

時間倒退至兩年前,2014年8月8日,這是雷士照明與其創始人吳長江徹底決裂的一天。這天下午,雷士照明召開董事會電話會議,全票通過罷免吳長江執行董事、CEO職務的決議。

這個決議讓吳長江十分生氣,他在電話會議上情緒十分激動,“我不會執行這個決議!我不會執行這個決議!”吳長江反復地說。更讓他感到意外的是,一名剛開始投反對票、兩名希望了解情況而持保留意見的獨董,在表決時也投了贊成票。

決議已經達成,從法律上來說,吳長江不再與他所創辦的公司有關聯。當天下午3:11分,在罷免決議剛剛通過、董事會會議還在繼續的時候,王冬雷出現在了吳長江位于重慶國際金融中心26樓的辦公室門口。

按照吳長江后來對媒體公布的說法,當時有人踹開了辦公室的門。事后,現場出現了爭執,進而發生扭打等行為,直到重慶防爆警察到場。這次事件后來被吳長江形容為“用暴力手段血洗進行公司控制權之爭”。

對于這段過往,王冬雷此后很少對外提及。在他看來,這是公司的“家丑”,不可外揚。

“那時吳長江在雷士都沒有股權了,他哪有資格來爭奪控制權。”王冬雷說。

事實上,這并不是吳長江第一次被辭任雷士照明CEO職務。此前,在與資方股東閻焱和施耐德陷入股權之爭時,吳長江便被“趕出”過雷士照明一次。2012年5月25日,雷士照明發布公告,吳長江因個人原因辭任董事長、公司執行董事兼首席執行官,并辭任公司董事會所有委員職務。

但當時驅趕吳長江的行動并沒有成功。一位知情人士告訴筆者,在被辭任公司一切職務不久之后,吳長江曾經組織工人把董事會拘禁了24小時,逼迫董事會同意讓他繼續成為雷士照明的CEO。

“當時有幾百個工人拿著鐵棍,圍攻董事會。如果董事會成員不同意,不僅不能吃飯,連廁所都不讓上。”上述人士說。

此后,吳長江主導了雷士照明員工罷工、經銷商停止下單、供應商停止供貨一連串真實的商戰大片橋段。劇情核心只有一個,他們的要求是讓吳長江盡快回歸,并要求讓資方施耐德退出雷士照明。最終,這起風波以雷士照明成立臨時運營管理委員會,吳長江任負責人而告一段落。

但沖突雙方都明白,矛盾并沒有解決——吳長江不甘心被排擠出董事會門外,閻焱未能趕走吳長江同樣心有不甘。

這種僵持并沒有維持多久,王冬雷的出現打破了平衡。王冬雷回憶起當年的“接盤”仍心有余悸,“如果后來處理不好,兩家上市公司都可能面臨著滅頂之災。”

但當年,王冬雷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,他看重的是雷士照明的品牌和渠道。當時,雷士照明已經發展成為中國照明行業第一品牌,擁有3000多家專賣店。

2012年12月5日,吳長江將雷士照明股份增持至22.07%,成為第一大股東。兩周后,德豪潤達以共計16.54億港元的價格收購雷士照明普通股及股東NVC(吳長江持有的離岸公司)共計6.33億普通股,占股20.08%,成為雷士照明最大股東。同時,吳長江通過NVC公司入股德豪潤達,成為其第二大股東。

德豪潤達從NVC購得雷士照明11.81%股份,交易金額9.51億港元(折合人民幣7.72億元);而德豪潤達還向NVC定向增發1.3億股,交易金額為7.6億元。

兩者賬面上看價格相當,但吳長江個人從賬面中獲利約3億人民幣——包括雷士照明5700多萬元和德豪潤達2.48億元。

對于此次合作,王冬雷的解釋是,當年德豪潤達正向LED行業轉型,轉型過程中遇到過一些壓力。后來他弟弟得知吳長江正在賣他所持有的雷士照明的股票,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機遇。

“當時吳長江因在外欠著賭債,把他所持有的雷士照明的股份抵押給了瑞士銀行,委托后者賣掉。后來我們找到了他,直接從他手上買入股份。”王冬雷說。

在入主雷士照明后,王冬雷很快做了一個后來令他悔不當初的決定——把吳長江重新扶上CEO的位置,這也為雙方后來矛盾爆發埋下了隱患。

讓吳長江擔任CEO是雙方合作后的一個條件。吳長江曾對外公布了一份與王冬雷的“秘密協議”。彼此約定,股權交易完成后,德豪潤達要支持NVC方代表成為雷士照明董事、董事長;NVC代表要成為德豪潤達董事、副董事長。

王冬雷則解釋稱,當時約定在找到合適職業經理人來擔任CEO后,王才退出,由吳長江出任董事長。但事后是吳長江自己不同意,認為董事長沒有實權,CEO才能更好操控公司。

隨后,王冬雷在董事會力排眾議,向閻焱和其他股東為吳長江做擔保。“我當時覺得作為雷士的創始人,吳長江還是有能力的,只是因為跟閻焱不和,才把公司搞成這樣。撇開這些,他還是能夠把這家公司運營好的。”

他的另外一個籌碼就是,德豪潤達已是雷士照明的第一股東,在商場拼打數十年的他自信能夠管好公司和吳長江本人。但此后的事實證明,王冬雷這次失算了。

2013年1月13日,王冬雷進入董事會成為非執行董事,同一天吳長江出任雷士照明首席執行官。三個月后,閻焱辭去雷士照明董事長職務,王冬雷被選為新任董事長。再兩個半月后,吳長江重返雷士照明董事會,成為執行董事。

在外界看來,那段時間是王冬雷與吳長江的蜜月期。對于這種說法,一切塵埃落定后,王冬雷說,“那時候對我來說或許是,但對吳長江來說并不是。”彼時,有媒體將王冬雷比喻成拯救吳長江的白衣騎士,甚至將兩人的關系形容為親密無間的搭檔。在新聞發布會上,王冬雷與吳長江一唱一和,配合完美,曾經同坐一席的照片至今仍流傳于網絡。

對于當年的一樁舊事,王冬雷思索片刻后一聲嘆息:“那都是做給外界看的,這只是生意。”

“我們不是朋友。”過了良久,他補充道。

王冬雷之所以這么說,是因為他后來得知,吳長江在將股票賣給德豪潤達后的第一周便召集了他的6位心腹高管,傳達了兩層意思,“第一是雷士照明現在成外人的了,要團結在一起,誰進來把誰趕走;第二則是要把雷士往爛里做,把股價做到2元,然后再一起把雷士買回來。”

但對此王冬雷并不知情,依然沉浸在“蛇吞象”的憧憬之中,在他看來,德豪潤達向LED的轉型成功在望。而在他的眼皮底下,一場兵刃見血的商戰正在預熱。



「恩怨決裂」

“蜜月期”并沒有維持多久。

王冬雷和吳長江完成資本聯姻后便摩擦不斷,最初僅限于在業務整合、人員調配等分歧上。雙方第一次大的矛盾發生在吳長江的弟弟吳長勇身上。

當時,吳長勇是雷士照明負責采購的副總。吳長勇在外成立了一家名為華龍盈科光電股份有限公司的馬甲公司,雷士照明大量采購都通過該公司,倒手后再加價賣給雷士照明。

王冬雷對筆者說,這其實是吳長江從2013年回到公司后開始策劃實施的一系列動作中一環,目的便是一步步掏空公司。

很快,一沓沓舉報信被放在了王冬雷的辦公桌上。他開始秘密派人調查此事,證據確鑿。調查結果讓王冬雷大為震驚,“他弟弟私自售假貨數額高達一兩億元,導致公司損失了七八千萬元。”

雷士照明內部人士向本刊記者證實,吳長勇在外私設公司與雷士照明進行內幕交易是“公開的秘密”,很多人都明知,卻不點破。

隨后,王冬雷把吳長江從莫斯科叫了回來。在他的辦公室內,他把吳長勇私下售假貨和內幕交易的證據交給了吳長江。由于吳是公司CEO,王冬雷讓他自己處理此事。

兩周后,吳長江向王冬雷回復了此事的處理意見。第一,吳長勇并沒有內幕交易;第二,把吳長勇調離采購崗位。當年8月,吳長江還就此事對外稱王冬雷是在捏造、誣陷,“我們會告他誹謗”。

王冬雷說,當時他把所有證據的原件都給了吳長江,“一個蛇皮袋扔給了他”,后來此事也就不了了之,“這次事件是我第一次在內心開始覺得不能再跟這樣的人進行合作。”

為防止更多內幕交易發生,王冬雷做了一些應對措施。2014年7月15日,雷士照明公告,吳長江退出雷士照明10家附屬公司董事職位。其中,惠州雷士光電及雷士照明(中國)等公司改由王冬雷任新董事長。

此事讓吳長江極為憤怒。吳長江在后來的新聞發布會上表示,當時他在新西蘭出差,董事會只是通過郵件通知了他本人。

三天后,王冬雷和吳長江在其珠海辦公室內進行了一次面談,面談內容被王錄音。在錄音里,吳長江親口承認自己在澳門有4億賭債,每個月要還1000萬利息,若不按時償還賭債,黑幫分子將對其下手。吳長江所欠的債務當中,有2億元是澳門水房(澳門黑幫組織)的錢,每個月利息500萬元。

王冬雷至今依然記得兩年前的那個周五,在吳長江親口承認賭債之后,他對此前吳長江對公司的種種掏空行為找到了合理的答案。

熟悉吳長江的商界人士說,吳長江“是個聰明人,但賭性太強。”

那一晚,他一夜未眠。第二天,王冬雷起了個大早,沖了一個涼讓自己清醒些,然后驅車前往中山。在那里,吳長江與其朋友老李開了一家家具照明公司。

王冬雷告訴對方,吳長江欠了4億賭債之事,并詢問其能否每個月拿出500萬元現金給吳長江還利息,“其他的錢我再想辦法弄,當時想的是花錢送走這尊佛。”但這一提議遭到吳長江朋友的拒絕,并表示吳長江早在兩年前便從這家公司手上抽走了一億多元。

對于吳長江舊相識的話,王冬雷不知真假。但此趟中山之行空手而歸讓他垂頭喪氣。回到珠海后,另一個消息則立刻讓他從喪氣轉向震怒。

7月18日,吳長江在離開王冬雷的辦公室后,立刻趕到了上海,召集了雷士照明的5位核心經銷商——他們也是吳長江與閻焱、施耐德股權之爭的助推者。他們籌劃著再次上演一回當年的“逼宮”行為,目的是把王冬雷趕走。

很快,吳長江又把全國其他主要的經銷商召集在一起,并要求他們把身份證進行復印,然后簽字畫押。這5位核心經銷商威逼其他經銷商稱,“現在老大有難,你們必須簽字。如果不簽,我們這幾兄弟干死你。”

一位雷士照明的經銷商向記者證實了此事。

“當時是一個一個輪著來,先跟你聊,然后要你按手印,同意他們的行動,目的其實就是要逼王冬雷下臺,跟以前逼閻焱他們一樣。”上述經銷商說。

絕大部分經銷商都被迫簽字,但也有少數經銷商在簽完字后,立刻給王冬雷打電話,將事情原委告訴了他。

王冬雷聽到這場密謀是在2014年7月20日,他立刻給吳長江打電話質問,但吳矢口否認,并稱在上海只是跟幾位朋友打麻將。

“我們也別再打啞語了,你內部不再是鐵板一塊,你們在密謀什么我一清二楚。”王冬雷一語挑明,但吳長江依然否認。

最后,王冬雷破口大罵,“吳長江你太不夠意思了,你去打電話給老李,你問他我是怎么對你的,可你現在干的他媽什么事。”

放下電話后,王冬雷渾身冒虛汗,一陣昏暈襲來。他說,幾十年來,他第一次如此懷疑自己的判斷。

王冬雷不再對吳長江抱有希望,雙方徹底決裂。

本刊未能聯系到吳長江,確認他眼中的吳長勇內幕交易事件及上海逼宮事件。

8月8日下午,雷士照明董事會電話會議上,吳長江被免去了執行董事、CEO職務。作為臨時CEO,王冬雷在投票完成后出現在雷士照明重慶總部,進行交接。

10月22日,惠州市公安局正式對吳長江等人涉嫌挪用資金立案。雷士照明內部的第三次“內斗”階段性終止。

2015年1月,吳長江因涉及經濟案件被羈押。他在實名微博上發布的最后一條消息是在2014年12月2日,他寫道:這兩天上海實在太冷,不過見到華東幾個經銷商兄弟,心里卻很溫暖!特別是你們那句無論我干什么都愿誓死相隨的話,讓我感動落淚,感謝大家的信任和支持,我不會放棄的!明天一定會更好!

另一名熟悉吳長江的商界人士對筆者說,吳長江是一個天生的演說家,擅長交際,擁有過人的情商,“是個聰明人,但賭性太強。”

「反思」

雷士事件是王冬雷經商以來遇到的最大的一次挫折。這次事件前后,王冬雷一周內瘦了二十斤。

王冬雷身邊的人說,盡管與吳長江的爭斗讓他焦頭爛額,但王冬雷從來沒有把這些煩心事告訴家人。王冬雷自己說,他排解內心痛苦的方式,就是努力不去想它,“一想就睡不著覺。”他自我調節的方式是跑步,他說只有在跑步的時候,他的心緒才能夠得到穩定。

但王冬雷不可能不去想,他說,幾個月來每天的睡眠平均只有三四個小時。“受了這么大打擊,我不得不重新思考對人、人性的看法,對生意的看法,對企業管理的看法,它對我的教訓實在太大。”

對于王冬雷而言,這場商業糾紛無疑是他經商生涯的分水嶺。他說自己是一個感性的人,最大的弱點是過于重情義,“這不是優點,作為一個將軍,應該殺伐決斷,太過人情味是不行的,這點我很清楚,我正在努力克服。”

“到今天為止,你恨他嗎?”

“談不上恨他,要恨只能恨自己。”王冬雷背靠著沙發,抬頭望著一會天花板說,“他嗜賭又不是一兩天了,他同學曾經救過他,閻焱曾經救過他,最后都被他坑了。同樣的故事到我這里是第四次,我沒有看到他人性中的惡,那就只能怪我自己了,恨他干嗎?”

歷史不可假設。但對自我重新定義后,王冬雷依舊坦言,當年收購雷士照明前若是閻焱提前告誡他,他還是會選擇收購。這就是人性的復雜,在利益面前,很少有人經得住誘惑。

事實上,除了對人性之矛盾深度思考外,王冬雷更多的是對過去自己用人原則和公司治理的推倒重建。在自己原始創辦的德豪潤達公司,王冬雷一直秉承著“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”的原則。在這套原則下,德豪潤達成就了行業內“小家電之王”的地位。

但同樣的方式在另一家企業里卻漏洞百出。雷士照明事件似乎讓王冬雷重新加深了對人和世界的矛盾認識。“盡管要堅信人善的一面,但在制度設計上必須防止人惡的一面。你應該相信一個制度,一個法規,一個流程,而不能相信任何個人的說法。”

即便如此,這場耗時日久,驚心動魄的奪權大戰依然給王冬雷留下了心理陰影。王冬雷身邊人說,在與吳長江矛盾白熱化時,王冬雷在外出差不得不一晚更換一處住所,“擔心不安全。”

“這件事給你最大的教訓是什么?”

沉默了很久,王冬雷緊鎖眉頭回答:“我以后可能再也不會在國內收購小企業了,寧愿去國外買,中國的小企業沒有底線,這太可怕了。”

 
打賞
 
更多>同類資訊
0相關評論

推薦圖文
推薦資訊
點擊排行
網站首頁  |  關于我們  |  聯系我們  |  使用協議  |  網站地圖  |  排名推廣  |  廣告服務  |  積分換禮  |  RSS訂閱  |  違規舉報
 
韩国28是不是官方开奖